法国打一场官司要多久?

都说法国很浪漫,有人开玩笑说,法国人又“浪”又“慢”。那法国法院呢?打一场官司要多久?

法国法院有一个紧急程序,可以加快处理,紧急程序一般不涉及具体的金额或者赔偿,只涉及一些“扰民”“暴力”等需要立刻停止侵害的案件。但如果涉及赔偿或者大金额,那么,官司是可以持续很久的。有多久?下面给大家举两个法院的案例

第一个案件,是一个个人的案件,男主角叫让克劳德(Jean-Claude Niel),他住在Cagnes-sur-Mer,是一位退休老人。他和大家经常说的“红黑银行”(Société générale)打了一场官司,耗时十二年,对,是12年!

故事是这样的,让克劳德先生在1987年向红黑银行贷款了约107000欧元用于买房子,于1989年贷款了76000欧元用于工作贷款,两次贷款,共计约187 000欧元。

但是,这两个贷款合同里面,都包含了“利滚利”条款,这个“利滚利”是什么意思,就是在原来的本金基础上,累计利息,本金+利息,再产生新的利息。

由于让克劳德先生在1991年,自己开的公司破产了,所以,申请降低每个月的还款金额,于是,延长了还款时间。

以至于,在利滚利之下,红黑银行,向让克劳德先生,提出要求还款,共计789 736欧元!

于是,让克劳德先生从2008年开始,和红黑银行,打官司。

从2008年一直打到2020年。

其中,2017年,经历了两次初级法院的审判,三次上诉审判之后,法国最高法院判决认为,这个“利滚利”条款是在“工作情况下”签订的,所以,该合同条款有效,判决让克劳德先生需要支付这笔钱,给银行。

到了2018年,执行法官,在执行的时候认为,这笔红黑银行的债务,在申请的时候,已经逾期了,因为债务过了五年,就失去了追溯期,所以,不能执行。虽然银行还可以上诉,但这次应该已经没有赢的机会了。

2020年,当让克劳德先生拿到判决书的时候,85岁的他,激动得哭了,12年,他终于可以稍微放心一下,好好去养老了。

要知道,由于之前发过最高法院判决了红黑银行胜诉,所以,红黑银行,已经在两年前,冻结了让克劳德先生的所有银行账户,让克劳德先生说,现在账户解冻了,他终于又“活”了过来。

第二个案件,是一个公司的案件,公司叫 FAUCHE。

案件的本身其实不是很复杂,一个法国公司,采购了一个工厂用的大变压器,但这个变压器是在德国生产的。结果,由于变压器的故障,在生产当中供电出现了中断,引起了工厂的机器直接损坏,价值高达一百万欧元。

于是,打官司,法国公司告德国的厂商,并且,由于机器的价格昂贵,也投保了,涉及了保险公司。

那这个案件,打了多少年?十五年,15年!

这个案件,初审了三次,上诉审理了三次,最高法院发回重审一次,直到2018年,才结案。从2003年,一直打到2018年!

这个案件为什么打了这么久?因为这里面,涉及法国公司,德国公司。于是,案件最开始的争论焦点,并不是那个变压器,是否导致机器损坏,是否需要赔偿。而最开始的问题是,到底是由法国法院来审判,还是由德国来审判,因为这里面,涉及了德国和法国公司。

好了,这个问题解决了之后,就开始讨论,是用德国法律,还是法国法律?因为虽然是欧盟,但根据国际商业交易条例,是到底使用哪个法律来裁定,判断结果是完全不同的。

这个案件,在2018年最后一次庭审的时候,笔者刚好也在场,原告律师一上场就跟法官说,“法官啊,这个案件打了15年了,我对被告律师,比对自己老婆还熟悉。”

全场哄笑。

以上两个,算是比较极端的例子,但在法国打官司,还是需要有心理准备的。

普通的案件,打一年,两年,可能是要的。如果一方要上诉,那么拖一下,打个三四年,也是很正常。要知道,法国法院,每年四月,七月,八月,是法院休假,不开庭,所以也会滞留一下案件。圣诞前后一周,也不开庭。

另外,中途要算上,法院罢工,律师罢工,或者其他不可抗因素,一年是过得很快。

所以,从律师的角度上来说,有时候是会给客户分析好风险,也不是绝对就支持打官司的。

当然,有客人问,那不打官司,律师靠什么来有收入?

其实不是这样的。律师和医生是差不多的。医生的工作,是看病,偶尔做手术。律师呢,是咨询,偶尔打官司。律师也并不是一直在打官司,而律师也不仅仅是打官司。毕竟平时生活里的很多小问题,也都是涉及法律的。

医学上,做手术,就类似于法律上的打官司。生活中的发烧感冒,其实只要看看病就可以,这个道理和生活中遇到的法律问题,是一样的。

打官司有风险,败诉的风险,时间风险,还有成本风险。若最后只能通过官司来解决问题,那只能从心理上做好长期抗战。

所以,当有时候案子一直没有结的时候,律师其实也和客人,一样着急,律师其实更加焦虑,想快,却无能为力。客人有时候让律师去催法官,这个的确是不可能的,律师只能心里默念一下,“臣妾做不到啊,这里是又浪又慢的法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