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1年前的法令还在用吗?

众所周知,法国的官方语言是法语。那么,顺理成章,法院和行政部门承认的官方语言,也是法语。那么顺着这个思路,在给法院提交证据的时候,如果是外语,那就得经过公证认证成为法语,才能成为法律上有效的证据。这个逻辑完全正确。

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当涉及一些科学成果,国际论文,生命健康,国际品牌等文件,很经常使用的是英文,并且可能页数很多。如果在司法程序中需要成为证据,无论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翻译成法文,可能都会有一定难度。

这时候,若对方律师出示了英文的国际著作,一定要成为庭上证据,反问一句,到底哪条法律规定了,证据一定要是法文文件?

于是,众人立刻打开三千多页的民事程序法找,貌似好像还真的没找到?

莫急,原文不在民事程序法里,在1539年的法令里!

对,笔者没有打错字,您也没看错,是1539年!

此法令在2020年的今天,依旧适用,并且能直接引用。

这是何方神圣?竟然穿越了481年,屹立不倒?

事实上,这是1539810-25日期间法国国王佛朗索瓦一世,在埃纳省小城维莱科特雷颁布的维莱科特雷法令(Ordonnance de Villers-Cotterêts)。同年9月6日,巴黎高等法院将其载入法律。

该法令共有192条,其中第110和111条到目前仍在使用,这两条法条中,首次确立了在正式文件中必须使用法语。于是从1539年前,法语取代拉丁语成为了法律和行政上的官方语言。

这里可不是要分享法国法律史,要知道,这个1539年维莱科特雷法令,最近最后一次被法国最高法院引用,是在2016年呢!

在这个2016年法国最高法院民事一庭的案件中(Cass. civ. 1, 22 septembre 2016, n°15-21.176),二审中的被告,使用了一份英文文件,想证明其产品具有CE标记。法国上诉法院采纳了这个证据,并且认为其产品具有CE标记。

于是,原告继续上诉至最高法院。原告律师就引用了这个著名的1539年维莱科特雷法令。原告律师认为,根据这个1539年的法令,所有在司法部门提供的文件,必须是法文文件,这个被告提供的文件不符合要求,上诉法院不应该给予支持。

法国最高法院维持了二审中的判决。最高法院认为:1539年法令涉及的是司法程序中的文件,包括登记文件,调查,合同,任务,判决,遗嘱或司法文件,等其他相关的文件。但是,最高法院同时认为,当出现了外文文件的时候,法官有独立的作出判断这份文件是否真实并且是否能直接使用的权力。

事实上,这是法国最高法院,间接承认了可以使用外文文件作为证据,当然,人家也说得很含蓄,把球扔回去给一审二审的法官,潇洒地说一句“你们法官有独立作出判断的能力,那这份文件是否真实,是否能在法院上直接使用,你们自己看着办啦。”

当然,在这个2016年的案例里,法国最高法院维持了原判,那就是间接首肯了这份英文文件了。

要知道,还在2012年的案件法国最高法院商事庭的判决里((Cass.com., 27 nov. 2012, n°11-17185),最高法院的法官,还是坚持要排除外文文件,坚决要使用法语认证翻译件哦。

其实也也可以大概猜测一下,随着法官成员的发展和时代的变化,当代法官英文很好的,也是不在少数。虽然法国人的英文口音祖辈没法改变,但人家看肯定还是很能看懂的。事实上,考法官的英文难度是非常高的,笔者的一位朋友,法国人,法国研究生,第一次没考上法官,因为英文没过关。为了锻炼英文,跑去美国读了个法律研究生,再回来法国考了一次法官,还是没考上。于是又跑去澳大利亚,专门学了一年英文口语,第三回,才终于考上了。

笔者没有看过考法官的试题,但考上的,绝对是凤毛麟角中的人上人。要知道,每年考试的人大概3000多,能过六关斩六将的,最后就剩下100人左右了。这100多人左参加法官学校为期31个月的实习培训,全法轮岗,然后结业,按照全法的职位空缺,根据成绩排名的高低,先后选择。

当然,如果说当代法官,已经可以非常大胆地接受和承认英文文件,那么,提醒一下,中文文件,还是不要在法庭上使用了,既然官司都打了,翻译认证费是不能省。要知道,能看懂中文的法官估计没有,还要看懂作为证据的中文材料文件,那估计法国法官目前还没啥底气吧。

所以最后的建议就是,在法国工作生活,为了避免日后的隐患,正式的事情还是用邮件或者挂号信,必要时候只能是挂号信,并且要使用法文。如果法文不足够好,文件可以同时使用法文加中文,但是以法文为准。否则整个微信截图,不仅全是中文,法官连微信是啥都不知道,更加没法知道这聊天里的人到底是谁和谁,再有理,也说不清楚呀。